沈阳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改制重组

国企改制中的投资缝隙

2018年5月30日  沈阳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http://www.bhlflgwls.com/
改制,国企,垄断,缝隙,企业,外资
  国企改制中的投资缝隙
  2005年以来,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化,18家中央企业重组,国资委直接监管的中央企业已减至169家。大型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步伐加快,目前,全国50以上的国有及国有控股大型骨干企业已改制为多元持股的公司制企业。
  由于国企改制是一项涉及多方利益的长期工作,在国企改制不断深化过程中,各种问题接踵而来的同时,也给各类投资者带来投资机会和空间,如何寻找国企改制中的投资缝隙,并把握投资机会,这对投资者的智慧和技巧都是一个考验。
  不透明程序的缝隙
  从国有企业改制所走过的道路来看无外乎mbo和外资并购。由于mbo已经声名狼藉,引起民意反弹极大,导致社会操作成本很高。于是地方政府与国企高管为政绩和利益所驱使,转而以技术换市场的名义,高调引入外资,近日徐工引入凯雷,就是颇受关注的典型案例。
  事实上,由于此前的开放是否达到了引进先进管理经验与技术的目标,仍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因此,外资并购在某种程度上不过是外资蚕食的代名词。如bp在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案发后,以4200万美元购买了原本估价2亿美元的股份。
  而这一切之所以能够发生,大多与国企改制过程中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和公平环境有关。虽然大多数改制最初都是由政府部门和企业的母公司动议的,仅有约10多一点的改制是由企业经营者发起并推动的,而且大部分国企改制时的资产评估机构也是由政府部门与母公司聘请的,但大部分企业改制时的信息都是在企业内部传达,而较少广而告之,且协议转让的比例高达90,竞拍性转让仅10。
  在2004年国资委一系列规范产权交易的法规出台生效之前,国企改制中的产权转让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内部操作,而缺乏较大的公开性和透明度。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为投资者的进入打开了方便之门。
  拆除垄断门槛的缝隙
  在国企改制过程中,程序不透明还只是缝隙之一。国企改制本意上是为了解放束缚在国企身上的枷锁,建立一种有效的公平竞争机制,从而激发国企自身的活力,使企业和社会能够健康高效运转。
  众所周知,在高利润产业领域,国企一直处于垄断地位。垄断行业的高门槛总是把各种资本无情地挡在门外,各种行业准入瓶颈使外资和民资望洋兴叹。在改制初期,一些原本就处于行业垄断地位的企业,在改制中继续扩大垄断范围,进一步强化垄断优势,从而使垄断的社会成本不断加大。但是,随着国企改制的逐步深化,政府“打破垄断、鼓励竞争”的决心不断深入,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情况很难再持续。垄断行业门槛正在逐步降低,高利润领域的准入瓶颈也逐渐被打破,航空、铁路、电信、金融这些传统的垄断领域也正在建立面向各类资本的有效竞争机制。
  2005年3月11日上午9时30分,奥凯航空首次航班(天津-长沙-昆明)正式投入航线运营,成为中国历史上首家“飞天”的民营航空公司,中国航空业国有资本垄断的坚冰终被打破。与此同时,铁路对社会资本的频频召唤,在2005年得到各方的积极响应。随着武广、石太、郑西客运专线、京津城际轨道交通、京沪高铁等一大批铁路项目的开工,多元化融资方式也更多地活跃在铁路改革的舞台上。
  纵观发展中国家改革经验,凡是市场竞争程度较高的国家,国有企业经济绩效也较好,如韩国、智利和墨西哥等。智利1974年以后开始取消所有的进口定额限制,五年内将关税由94降到10,1978年解除了对国

文章来源:沈阳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律师:白洪连[沈阳]
辽宁百联律师事务所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http://www.bhlflgwls.com/news/view.asp?id=915830441502 [复制链接]